栏目分类

热点资讯

你的位置:配资平台股票 > 配资平台股票 >

IMF和世行年会聚焦多项全球经济挑战

发布日期:2023-10-13 18:46    点击次数:183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与世界银行2023年秋季年会于10月9日在摩洛哥南部城市马拉喀什拉开帷幕,年会将持续至15日。此次年会聚焦经济增长、社会不平等和气候变化等全球性挑战。IMF呼吁发达国家为债务负担沉重的贫穷国家提供更多支持,世行也希望大幅增加未来向困难国家提供的贷款规模。

  世界经济持续缓慢复苏

  本次年会会期为10月9日至15日,来自全球189个国家和地区的1.4万名代表参加会议。年会期间将发布《世界经济展望报告》《全球金融稳定报告》《财政监测报告》,对世界经济发展前景作出最新研判。

  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在揭幕演讲中表示,世界经济呈现出韧性,但面临增长疲软、分化加剧的挑战。她认为,必须保障经济金融稳定,通过改革和完善制度,为包容性、可持续的经济增长奠定基础。同时,还应通过国际合作提升世界经济的总体韧性。

  格奥尔基耶娃表示,全球经济增速可能仍将远低于过去二十年3.8%的平均水平,自2020年以来,全球经济产出因持续受到冲击损失了3.7万亿美元。最贫穷国家受到的冲击最为严重,因其缓冲受损经济和支持最弱势群体的能力有限。

  尽管如此,格奥尔基耶娃指出,面对美联储和其他央行为对抗飙升的通胀而持续提升利率,全球经济仍然强劲,实现“软着陆”的可能性正在上升,即在降低通胀的同时避免出现经济衰退。

  考虑到通胀可能再度飙升的风险,格奥尔基耶娃敦促各国央行“在更长时间内保持较高的利率”,认为避免过早放松紧缩政策至关重要。“对抗通胀是第一要务。”

  更多关注非洲发展

  9月8日,摩洛哥南部地区发生强烈地震,造成严重人员伤亡和财产损失。此后,IMF和世行方面与摩洛哥密切协调,评估马拉喀什主办此次年会的能力,最终同意继续在马拉喀什举行年会。

  此次会议是该年会1973年在肯尼亚内罗毕举行后,50年来首次重返非洲举行。法新社的报道称,在半个世纪之后,非洲仍然面临一系列严峻挑战,包括局势不稳、军事冲突、贫困和自然灾害等。

  “再次于非洲举行会议具有象征意义和现实意义。”格奥尔基耶娃在会议上说,非洲正在努力解决与50年前非常相似的问题,包括高通胀和政治动荡,许多国家都承受着可能压垮他们的债务负担,希望会议可以在各国之间建立更多信任。格奥尔基耶娃说,IMF和世行需要更多资源来支持需要帮助的国家,包括更大规模的零息贷款。

  格奥尔基耶娃重申,计划改革配额体系,将更多资金提供给低收入国家。世行计划在未来十年将贷款规模扩大500亿美元。不过,这些改革计划的最终敲定仍需时日。作为象征性的举动,IMF和世行计划在这两家机构执行董事会为非洲提供额外席位。

  美联社的报道称,在摩洛哥上个月的毁灭性地震造成近3000人死亡和117亿美元损失之后,官员和民间社会团体都热切期待展开关于如何在自然灾害的背景下提升经济韧性的讨论。

  “这是一个面临多重危机的时期,特别是对于阿拉伯和非洲国家来说,他们遭受到各种外源性冲击,”总部位于摩洛哥的Imal气候与发展项目主任贝尔诺伊特说。“发展中国家存在数万亿美元数量级的巨大融资缺口,融资的可负担性也是关键问题。”

  这些冲击包括疫情和乌克兰危机引发的能源和食品价格上涨,在非洲尤为明显。非洲也是最容易受到气候变化影响的地方之一,专家呼吁IMF和世界银行在其决策中更多地考虑气候因素。

  摩洛哥发生地震后,IMF批准了一项13亿美元的贷款,以“帮助加强其对自然灾害的预备和复原能力”。摩洛哥是一个长期借款国,利用贷款来帮助应对经济衰退,包括疫情对旅游业和出口造成的严重打击。IMF已推动摩洛哥平衡预算并继续提高利率。

  改革呼声不断

  IMF和世行创建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被视为美国主导的布雷顿森林体系两大国际金融支柱。近年来,越来越多新兴经济体质疑这两家机构的规则和架构不符合全球发展现状,改革呼声不断。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日前发表文章指出,IMF和世行的现有架构和规则“不公平地偏向于”发达国家,而欠发达国家受益于这两家机构的程度远不及发达国家。古特雷斯呼吁IMF和世行进行彻底改革,包括增加发展中国家在这两家机构执行董事会的代表比重、推进IMF份额改革、改善资金用途等。

  格奥尔基耶娃日前也表示,IMF应作出改革,以更好反映过去10年的全球经济变化。她对实现IMF投票权改革目标表示乐观。格奥尔基耶娃还呼吁,在全球经济增长乏力背景下,各成员应向IMF提供更多资源,用来援助那些陷入困境的国家,避免“毁灭性”后果。

  IMF和世行通常提供贷款来帮助陷入困境的经济体,并鼓励赤字国家实施改革以促进经济稳定和增长。

  不过,有一些评论员认为,因为缺乏平衡预算的政策,IMF和世行将一些最需要援助的国家排除在其治理框架和决策程序之外,许多贷款条款迫使政府在偿还债务和实施痛苦的开支削减措施之间做出选择。非洲不少国家的债务支出已超过了医疗和教育支出的总和。

  摩洛哥经济和财政部长纳迪亚·费塔赫表示,尽管贷款政策通常旨在防止出现债务违约,但在非洲,跟上高息贷款的脚步意味着用于青年发展和基础设施等关键需求领域的资金减少。“当我们讨论可以获得多少融资资源时,我们需要在粮食安全和债务安全或气候融资和经济投资之间做出选择,但通常两者都是我们需要的。新兴经济体需要所有这些资金,世界经济的增长也离不开非洲的增长。”



我的网站